探戈中年

不經不覺,跳舞已經二十年。稱自己為探戈中年,當之無愧。從前一星期去五、六次舞會,天天研究探戈影片,快活得緊。現在偶爾也會懷念那些青春的日子,但做探戈中年也自有它愜意的地方。什麼時候去舞會,在舞會裏跟誰跳舞,現在都是隨心所欲,興之所至,沒有壓力,也沒有義務。…

無情的舞會

「這地方真爛!我去過不少舞會,從未見過如此冷漠的地方。他們對外來的人真的是一眼也不看嗎?」他憤憤不平的說。「在這兒如果沒有認識的朋友,的確是有點困難。」我說。「有幾個認識的,已經每人跳了兩個tanda啦…

Andrea

Andrea Missé 和 Javier Rodriguez 完全改變了我對探戈的了解。他們獨特的地方在那裏?為什麼 Florencia 和我請他們來韓國教學? Andrea 英年早逝,她遺留了什麼給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