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博客搬家了!新網站在這裡.

無情的舞會

「這地方真爛!我去過不少舞會,從未見過如此冷漠的地方。他們對外來的人真的是一眼也不看嗎?」他憤憤不平的說。「在這兒如果沒有認識的朋友,的確是有點困難。」我說。「有幾個認識的,已經每人跳了兩個tanda啦…